• 第504章 :最后一次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当花漫漫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,发现宋意弦也来了。

          护士长告诉她们,花裕森趁人睡着的时候,悄悄用切水果的刀划破手腕。

          鲜血顺着手腕往下流淌,在地板上逐渐蔓延开来。

          临床的病人半夜起来上厕所,打开灯一看,看到地上全是血,吓得惊声尖叫,差点当场晕过去。

          如今花裕森已经被送去急救室,暂时还不知道具体情况。

          护士长将一封协议递到花漫漫的面前。

          “这是同意抢救的协议,麻烦您在这里签个字。”

          按理说没有得到病患家属的签字同意,医院是不能随意给病人动手术的,但情况紧急,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不实施抢救,病患可能就没命了,特殊情况特殊处理,医院只能先把人送去急救室再说。

          花漫漫扫了一眼协议内容,确认没问题后,签下了名字。

          她回头去看宋意弦,发现宋意弦正盯着急救室的电子显示牌,神情惶惶不安。

          宋意弦红着眼眶,小声呢喃。

          “都怪我,我不该带着王医生去找他的,如果我们没有刺激到他,他就不至于冲动做傻事。”

          哪怕她已经对花裕森没感情了,但也还没有到看着他去死而无动于衷的地步。

          如果花裕森真的因此而自杀死了,这件事将成为宋意弦心中一个永远都消不掉的疙瘩。

          有些人,要是分开了、忘记了也就算了。

          最怕的是他们死了。

          人一旦死了,就会在记忆里留下无法抹去的痕迹。

          以至于将来每每回想起来,心里都会很难受。

          就在这时,急救室里有个护士推门走出来,急切地对病患家属说。

          “病人失血过多,需要输血抢救,我们医院库存的血包不足,能否请病患家属帮忙输些血?”

          宋意弦扭头看向花漫漫。

          花漫漫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。

          “我是他女儿,让我来吧。”

          她跟护士去了旁边的采血室。

          新鲜的血液顺着细细的管子流出去。

          等护士拔掉针头时,发现花漫漫的脸色白得吓人,护士急忙问道。

        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花漫漫晃了下脑袋,虚弱地道“没事,就是有点低血糖,休息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她昨天午饭和晚饭都没吃,还在浴室里摔了一跤,之后一宿没睡,现在又输了一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