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道是鲜花着锦风头盛,我只道大难临头祸将行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放下信笺,贾玦沉默良久,拆开了第二封,也是张三这数月来寄回的唯一封信。

          【二爷,扬州有变!林老爷疑为人所害!其病原已有好转,骤夜急转直下,吐血而殁。

          属下无能,未有头绪,仅在林老爷房中药香,察觉有异,疑似龙涎,故起疑尔,虽有猜测,信中不敢言也!

          详情未敢告知林小姐,与胡太医言说,是为病故。

          然贼人诡秘,属下随行不多,诚恐无能护小姐周全,以死见二爷也!

          事急矣,属下将催琏爷,尽快料理林老爷丧事,火速护小姐回京,勿念。】

          勿念个鬼啊!

          林如海竟是被害死的?他在南边,远离朝政中心,好端端的巡个盐,能有谁要害他?盐商?这下林妹妹该多伤心呀!

          还有怎么会有龙涎香?此为天子御用,民间根本没有!什么样的贼人,能手眼通天弄到龙涎香?还胆大包天到把香气留在现场,生怕别人不知道?

          张三好像还知道什么,可惜现在已经情势危急到他连书信都要担忧了!虽然,记忆里林妹妹这趟能平安无事的回来,兴许贼人目的只在林如海,对她一个孤女并不在意?

          可贾玦不敢赌,只恨他眼下身陷大醮漩涡之中,若是敢此时抽身,抄家灭族怕是只在顷刻……

          无奈!无奈……无奈。长叹一声,贾玦忙暗中命李四前来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【林妹妹芳鉴

          一生一世一双人,争教两处!

          ……】

          匆匆写了一封安慰黛玉的信,约莫有半个时辰,却见李四扮作小厮打扮,掩人耳目而来,贾玦忙迎他进来,阖上门窗。

          李四苦笑两声,“二爷又出了何事,这样着急?”

          贾玦没有答话,沉吟片刻问道,“你张大哥留在京里的人手还有多少?”

          李四虽心头起疑,仍老实回答,“张大哥以二爷所传之法,养练玄裳共八十人,这次他去江南带走二十,我手下还剩六十人。”

          贾玦皱了皱眉,不无担忧,“只得这些?”

          李四以为他要怪罪张三,忙要解释,“二爷所传之法甚秘,非可信之人,不敢招也!且如今没了烟花铺子的财路,要不然属下带人……”

          “烟花铺子我自有计较,这几天就能解决,你不必管。”贾玦摆摆手,叹了声,“你带了所有人,去趟扬州,找你张大哥,一切听他吩咐行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