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二百三十五章 给我搬走!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许是提到了他爹,男人忽然像是个被激怒的小兽一样,“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爹!这间布行还是我爹给你钱你才能开起来的!没有我爹你现在算个屁!”

          这突如其来的吵架给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,虞挽歌带着两个男人稍微往后退了退,生怕被这战火波及。

          那男人倒也是硬气,直接从地上站起身来,将东家给推到一边去。

          “这里所有的布匹,就一千两黄金,都卖给你了,钱直接给我就好。”男人直接看向虞挽歌开口说道。

          虞挽歌见有人做主,也不多说什么,写了一张银票就递给男人。

          男人将银票收下,仔细核实了之后,这才仔细的装进怀里。

          他早就不想跟这个草包女人过了,吃的喝的用的全是他们家的,现在经营一个布匹店还要对他指手画脚的。

          最主要的事情就在于,已经开了这么多年的店,却还没有任何波动,只是平平无奇,收入跟支出成正比。

          若是这其中没有鬼,他可不信。

          他一直在找一个机会,一个将这个女人彻底踹走的机会。

          虽然他确实什么都不懂,但是他们家可比这个女人有钱多了。

          想要换个妻主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。

          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这布料,我可是要搬走了,借你们家送货的一用,工资我照结。”

          虞挽歌将银票放在男人的手里,男人直接便招呼着搬运的人们,将布匹一件一件的抬上车。

          “今天在场的人们,在一个月之后,都可以来我贤王府领好自己的衣裳,稍后可以在小鱼这里写上自己的名字,当天必须由本人来领取。”虞挽歌开口说道,

          这每个人的字迹都是不一样的,用字迹来认定无疑是最好的。

          那女人见银票竟然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落在了男人的手中,暗咬一口银牙。

          “你凭什么这么做!你是要亏钱的你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!”东家声嘶力竭的开口喊道。

          不知道是因为那以后再也吃不到的回扣感到难过,还是因为唾手可得的摇钱树就这样消失了感到难过。

          男人就站在原地,看着满屋子的布匹一件一件的被搬走,面上没有半分波动。

          这些布匹都是那个女人采购的,跟他没有半点关系。

          虽然他不会经营,也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的好坏,但是他可以学。

          从小他就想经商,但是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