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50章:严刑拷问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去官府认罪的,一旦走出这一步,他的人生就彻底完了。

          以他做的那些事,就算有叔父作保,死不了,也会被判流放充军,入奴籍等等。

          只要一想到那些严苛律法,就感觉浑身发冷。

          《大燕律》中有规定,凡谋杀人,造意者,斩。从而加功者,绞。不加功者,杖一百,流三千里。

          若伤而不死、造意者、绞。从而加功者,杖一百,流三千里。不加功者,杖一百,徒三年。

          若谋而已行,杖一百,徒三年。为从者,各杖一百。但同谋者皆坐。

          凡放火故烧人房屋、及聚集之物者,杖一百,徒三年。

          若于山陵兆域内失火者、杖八十,徒二年。延烧林木者,杖一百,流两千里。

          他上回便欲图以狼群谋杀沈玉棠,虽未能取其性命,却也伤到了他,而这次又纵火。

          这一系列罪名细算下来,就算叔父肯保他,恐怕也有些保不住。

          所以,他决不能认罪,也不能被定罪。

          江修文强忍着难受,劝道“大哥,程光头他不会替你隐瞒的,只有招出你,他才不会死,趁着他们还没去官府,你先一步去官府认罪,或许会看在你自认罪责的份上,网开一面,从轻发落。”

          他不清楚具体律法,但也知道大哥会进大牢,会吃苦,会影响余生。

          但若不这样,等程光头招了,大哥要面临的惩罚会更严重,或许会死……

          过了许久,江修业双眸赤红地抬起头来,冷声道“他不会供出我的,只要他不说,我便无罪!”

          天色放亮。

          城南金御街最繁华的地段上,藏香阁两边悬着红纸包裹的炮竹,挂着红绸,店里进进出出都是忙活的伙计。

          此刻,街上的人不多,一些店铺也才开门。

          沈玉棠带着玄兔等人来到藏香阁,主持店内的一切。

          距离吉时,还有半个时辰。

          在此之前需要将店内一切清点一遍,以防出错。

          沈家的藏香阁在陵阳府共有三十六家,而最大的一家就位于城南金御街,也就是她此刻所在的位置。

          “都仔细点,将东西都摆好了。”

          “炮竹不能这么挂着,会伤到人的,弄过去点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桌子再挪过来点,这样看着舒服些……公子,您来了,快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。”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